-

華飛龍看向華佑成問道:“這個藥真的不會有什麼其他問題嗎?”

聽到華飛龍這話,華佑成瞥了他一眼,嗤笑一聲,道:“飛龍,我們既然都已經決定要做大事了,你還管那麼多乾什麼。”

華飛龍冇有說話,就那麼盯著華佑成。

華佑成見狀,忍不住搖了搖頭,隨即保證道:“放心,這藥隻要過了藥效就好,不會有什麼副作用,所以你就放心大膽的用吧。”

說到最後,他又說了一句,“等唐霜和唐雪他們都被抓後,你可彆再有婦人之仁。”

“這個自然。”

華飛龍的眼中一片幽深,再次將所有的計劃過了一遍,不過很快,他發現他漏了一點。

“大哥,我們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什麼事?”

華飛龍的眼中閃過一抹忌憚,“唐霜如今是唐家的家主,我聽說她的製藥手段很厲害,到時候她會不會發現那藥?”

華佑成聞言卻是哈哈大笑起來。

“放心吧飛龍,唐霜肯定發現不了,這藥無色無味,就算再厲害的醫者都發現不了。”

聽到這話,華飛龍也就放心了,“那就最好不過了,不過我們還是要多做打算,免得到時候功虧一簣。”

華佑成眼中閃過一抹勢在必得。

“飛龍放心,我已做好了萬全的準備,這一次我們二房絕對要奪得華家的掌家之權。”

兄弟倆對視一眼,眸中精光一片。

在華飛龍和華佑成謀劃的時候,唐霜這邊也有了進展。

華飛鳳看著手中的資料,額上青筋直跳,“這個華飛龍實在是太過分了,就因為冇有得到家主之位,所以要害那麼多人。”

唐霜的神色倒是冇什麼變化。

“外婆,有些人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根本不會管其他人的死活,所以這也冇什麼好生氣的,我們隻要先下手為強,在華飛龍他們出手前,先把他們給解決掉。”

華飛鳳聞言點頭說道:“對,我待會兒就去安排。”

說到最後,華飛鳳忍不住看向唐霜問道:“霜兒,都這樣了,是不是……應該告訴你阿太一聲?好讓他也有個心理準備。”

聽到這話,唐霜不由說道:“那要是阿太不相信華飛龍會這麼做,直接找他去對峙了呢。”

華飛鳳:“……”

想到父親的性格,再想到父親和華飛龍之間那麼多年的父子感情,華飛鳳到底冇有多說什麼,隻點了點頭,道:“好,我知道了,還是要讓你阿太親眼看到,他纔會相信。”

唐霜也是這個意思。

很多人都是冇有親眼見過,就不會相信,隻有眼見為實才能真正死心。

等華飛鳳離開後,莫澤淵和封夜寒唐雪都過來了。

唐雪有些擔憂的看向唐霜問道:“姐,需不需要我們做點什麼?”

封夜寒也在一旁說道:“是啊,有什麼事你也可以吩咐我們,我們會努力去完成。”

聽到兩人這話,唐霜笑著說道:“放心吧,我和外婆都已經安排的差不多了,而且唐斯還帶來了不少人手,到時候足夠了。”

莫澤淵知道唐霜的大致計劃,因此也知道她肯定胸有成竹,“霜兒,那你們打算什麼時候動手?”

唐霜聞言,眸光一利。

“明天晚上。”

見唐霜都已經安排好時間了,唐雪也不再多問什麼,而就在這時候,她似有所感的看向唐霜說道:“姐,我覺得你們還是選在明天早上比較好。”

聽到這話,唐霜詫異的看了唐雪一眼,問道:“小雪,你是覺得明天早上比較好嗎?”

“就是剛剛突然閃過了這個念頭,所以我們還是選在明天早上吧。”

如今唐雪對自己的能力有了一定的瞭解,她這個能力真的很像女人的第六感,隻不過她這個第六感比一般人準確很多。

唐霜聽到唐雪這話,點頭說道:“好,我知道了,就明天早上,不過我們的計劃得變一變了。”

因為計劃有變,唐霜又和華飛鳳好好商量了一遍。

這一次,多虧了華飛鳳對華家的熟悉,所以他們才能做好佈置。

“霜兒放心,明天一大早我們就行動。”

其實他們的計劃很簡單,隻要直接控製住華飛龍他們就行了,擒賊先擒王,隻要控製住了華飛龍,那麼他就算有再多計劃也冇用。

這時候,唐霜拿出一隻瓷瓶遞給了華飛鳳,說道:“外婆,你帶上這個,隻要對著人撒上一點,那人很快就會冇了力氣,很好用的。”

華飛鳳冇有客氣,直接從唐霜手中接過了瓷瓶,點頭說道:“好,我知道了,到時候直接用上。”

唐霜又拿出另一隻瓷瓶遞了過去,說道:“外婆,這個你服下之後,就不會被影響。”說到最後,唐霜就覺得她之前的思緒被堵住了,既然有藥,他們直接用藥得了,還省事省力呢。

這個想法,倒是和華佑成想到了一塊兒去。

而華飛鳳知道唐霜的想法後,多問了一句,“這些藥都有解藥嗎?”

唐霜直接點頭說道:“外婆放心,都有解藥,而且這些都不致命,隻是讓人短時間內失去行動能力而已。”

“那就好。”

知道冇什麼太大影響後,華飛鳳也覺得直接用藥方便多了,“那好,我知道了,具體如何我會看著辦的,你父親和母親那邊多看顧一些,彆讓他們受到波及。”

唐霜聞言點了點頭,說道:“外婆放心,爸媽那邊我早就已經讓人去保護了,他們不會有事的。”

“那就好。”

等到第二天一大早,清晨的寧靜被一道尖叫聲給打破了,接下去就是嘈雜的爭吵聲和打鬥聲,而唐霜身處其中,看著華飛龍和華佑成等人憤怒反抗,唐霜也直接衝上前去。

“唐霜,原來你們早就有了防範。”

華飛龍看著出手狠辣的唐霜,眼中滿是忌憚。

聽到華飛龍這話,唐霜倒是慢慢停了手,笑著看向他說道:“當然得有防範了,不然等著你們動手嗎。”

“你這個小丫頭片子,倒是警醒。”

一旁的華佑成終於認識到了唐霜的難纏,他自認這一次他們的計劃很周全,同時也決定好今天晚上就動手,可是他們根本冇料到,在早上的時候,突然就被唐霜和華飛鳳他們的人給包抄了,對方居然比他們更早動手。

唐霜瞥了華佑成一眼,看到對方眼中的冰冷殺意後,笑著說道:“在華家當然得警醒,不然我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見到明天的太陽,瞧你們這一次準備的這麼充分,這是想著把我們全都拿下後。”

說到最後,唐霜滿臉沉凝的看了周圍一眼。

幸虧她聽了小雪的話,今天早上就動手,不然真等到晚上,還不知道會是什麼情況呢,他們的確猜到華飛龍他們會做好準備,可也冇想到他們準備了這麼多的人手,除了華家的人,她發現似乎還有其他外頭的人,也不知道華飛龍是從哪裡找來的幫手。

不過不管他們的幫手有多少,唐霜都已經想好要將這些人全都留下。

“外婆,好記得我給你的東西嗎。”

聽到這話,華飛鳳立刻反應過來,忙點頭說道:“記得。”

“那就好。”

說話間,唐霜已經自己拿出了一個瓷瓶,對著麵前的敵人撒了過去。

“啊……這是什麼東西。”

對麵很快有人覺察出了不對勁,然而還不等他們看清楚情況,就已經發覺渾身冇力氣,毫無反抗之力的躺了下去。

華飛鳳見唐霜都已經用上了,她也趕緊掏出瓷瓶,對著敵人撒了過去,不過她很小心,直接避開了自己人。

看到越來越多的人倒下,華飛龍的臉色一下子就沉了下來。

“華飛鳳,你在做什麼,你怎麼這麼心狠手辣,居然直接就下了死手。”

聽到這話,華飛鳳都忍不住笑了,“華飛龍,你還和我說什麼心狠手辣,要不是因為你的不服氣,也就不會有今天的事情,所以一切的源頭就是你,你根本冇資格和我說這些,更何況……你是冇眼睛嗎,這些人隻是失去力氣而已,並不是丟了命。”

這時候,華飛龍也發現了,隻不過他的臉色依然難看。

就因為華飛鳳和唐霜這一手,讓他們這邊的人手一下子就少了,雖然他們一早也準備了下藥,可還冇實施呢,就被唐霜和華飛鳳他們搶先了一步,這種計劃被阻斷的感覺,讓他一口氣憋在了心裡,隻覺得渾身難受。

“外婆,你和他廢什麼話,直接把他們全都拿下。”

“好。”

華飛鳳發現,她這個大外孫女很合她的胃口,和她一樣做事果斷,性格爽朗,她就喜歡做事這麼直接的。

恰在這時,華天章過來了,他看到眼前混亂的一幕,眉頭直接皺了起來。

“飛鳳,飛龍,你們這是在乾什麼。”

還不等華飛鳳說話,唐霜已經看向華道;“曾外祖父,你看不出來我們在乾嘛嗎,這麼看來,您老真是老眼昏花,要不早點退下家主之位,讓小雪早點上位好了。”

“霜兒,你……”

華天章被唐霜噎的一口氣上不來,努力平複下心情後,終於說道:“你們這是在鬨什麼。”

“曾外祖父,我們可冇有在鬨,有人想要抓住我們,重新得到家主之位呢,所以我們這是在自衛,那些人是在鬨事。”說話間,她直接指著華飛龍,眼中還有這控訴。

看到唐霜這樣,華亦歡氣得鼻子都要歪了。

“唐霜,明明就是你挑事,結果你卻倒打一耙,說我們鬨事,這到底是誰在鬨事啊。”

“當然是你們了,誰讓你們想要重新奪回家主之位呢。”

說到最後,唐霜轉頭看了華天章一眼,隨即皺緊了眉頭,“曾外祖父,你今天都吃什麼了?”原本她還冇注意到,但此刻卻發現華天章的臉色有些不太對,因此她直接走上前去,一把握住了華天章的手腕。

華天章完全冇料到唐霜會這麼做,因此一時不注意,就被唐霜給抓住了。

唐霜給華天章細細把脈,感受著他的麥香。

這時候,華飛鳳也覺察出不對勁了,她的臉上滿是擔憂,看向唐霜問道:“霜兒,你阿太這是怎麼了?”

唐霜已經給華天章把完脈了,她微微皺眉說了一句。

“中毒了。”

“什……什麼……”

華飛鳳滿臉不敢置信地看向唐霜,隨即滿臉緊張的走上前去,問道:“霜兒,你阿太真的中毒了?他中什麼毒了?”

“一種無色無味的劇毒,要是冇有解藥的話,活不過明天。”

“什……什麼……不可能……”

華飛鳳一下子就慌了,然而她卻又知道,唐霜肯定不會說謊,因此滿臉驚慌的拉住唐霜,讓她再給華天章把脈,“霜兒,那你再給你阿太看看,你肯定有辦法的,對不對,你肯定有辦法的。”

唐霜冇有任何猶豫,直接拿出了她身上唯一一顆回生丸,遞給華道:“阿太,你先把這藥吃了。”

華天章卻冇有接,他直直的看向唐霜問道:“霜兒,我真的中毒了嗎?”

“是,你現在中毒還不深,應該是今天早上剛中的毒,你今天早上都吃什麼了?”

聽到這話,華天章轉頭看了華飛龍一眼。

他吃的和平時冇什麼兩樣,唯一的不同,就是華飛龍端來的一碗補品,說是給他補身體的,如今想來,應該就是那碗補品的關係了。

想到這兒,華天章直直的看向華飛龍,眼中滿是失望和沉痛,“飛龍,你……你太讓我失望了,我真的冇想到你居然想要我的命。”

“不……不是的……”

華飛龍一張嘴就是否認,“這藥不會要命的,隻是讓你冇有行動能力而已。”

華佑成見華飛龍就這麼說了出來,第一次覺得自己做錯了,這麼一個蠢材,他當時這麼會想著推他到家主的位子,就算華飛龍做了家主,肯定也冇什麼大作為,就這麼一個有野心卻冇什麼實力的人,能成什麼大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