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身體上的接觸顧逸城本能的抗拒著,把手放在了胸口的位置,陳靈撲了空手尷尬的舉在一側。

顧逸城假裝看不到的樣子,淡定的頭也不回的對陳靈說道,“今天天氣很好,很適合出去轉轉。”

“是呀!”陳靈雖然有些失落,可是還是安靜的跟在了顧逸城的身後。

車裡,顧逸城抱著胳膊頭倒想另一側,因為路程過於顛簸導致他整個人看上去病殃殃冇有精神的樣子。

陳靈有些心疼,趕緊從包裡掏出了暈車藥還有瓶裝水遞給了顧逸城。“把藥吃了就冇有那麼難受了。”

顧逸城有些反應遲鈍的接了過來,然後就著水把藥吃了進去。

陳靈又從顧逸城的手中把水接了過來,“吃過藥應該就冇有那麼難受了。”

顧逸城懶得說話,靠在座位上點了點頭然後又閉上了眼睛。

看著眼前的水,陳靈突然想起剛纔顧逸城仰頭吃藥的模樣。

不知道怎麼的,陳靈感覺心裡有些癢癢的手也不自覺的捏緊了瓶子。

身旁的人依舊閉著眼睛,剛纔緊鎖的眉頭已經舒展了許多。

陳靈微微側身舉著水瓶咕咚咕咚的喝起了水。

顧逸城微微抬起眼皮就看到了陳靈正舉著水瓶喝水。而那瓶水正是他剛纔喝過的!

一想到兩人共飲一瓶水,顧逸城胃裡好不容易壓下去的噁心感又開始翻江倒海的湧了上來……

陳靈喝完水之後,擦了擦嘴角。又偷偷的朝著顧逸城看了一眼然後甜

蜜的笑了笑。

下車之後,顧逸城就再也冇有碰過那瓶水哪怕陳靈幾次遞給他,他都以不渴不想喝拒絕了。

因為要結婚了,家裡需要裝扮的喜慶一些纔好。

而陳靈唯有的認知也是來自於小玉。

市場裡小販的叫賣聲,還有紅的嚇人的各種用品直讓人眼花繚亂的,一個頭兩個大。

顧逸城看的直皺眉,周圍的氣味讓他也覺得十分難聞,忍不住直接捂住了口鼻,“我們必須要在這裡買嗎?”

“你不喜歡嗎?”陳靈能夠感覺出顧逸城似乎對這個地方很排斥。

“不喜歡!”顧逸城直接了當的回答著。

陳靈聽了對方的回答心裡突然咯噔一下,臉上的笑容也變得勉強了許多,“那要不我們回去吧!”

顧逸城本不是大手大腳的人,可是他實在是不喜歡這裡的環境,“我們直接去商場好了,不用給我省錢。”

說完就率先邁著大長腿往外走了,陳靈原本苦悶的心情瞬間放晴了趕忙跟上了顧逸城的步伐。

就在兩人在商場逛的時候,突然有個人時不時的朝著陳靈看了過來。

陳靈正沉浸在挑選結婚用品的喜悅當中,根本就冇有注意到一旁的視線。

還是顧逸城首先察覺到了,小聲的跟陳靈說道,“旁邊有個男生一直在看你,你認識嗎?”

陳靈疑惑的朝著顧逸城口中說的那個人看了過去。

對方目光來不及閃躲直接跟陳靈四目相對。

男人瞬間就紅了臉,不好

意思的撓了撓頭。“你是陳靈嗎?”

“我是!”陳靈茫然的點了點頭,努力的在腦子裡搜尋著關於對方的資訊。

來人穿著一身休閒裝,頭髮清爽乾淨。整個人給人一種很陽光的感覺。笑起來的時候更是帶著幾分靦腆。“我是趙雨航,你的小學同學。”

陳靈眨了眨眼睛,依舊是有些懵。

“你不記得了?”趙雨航看著陳靈臉上的表情有些失望。他一眼就認出了對方,可是對方在他說出了名字之後依舊是一點反應都冇有。

陳靈終於在記憶裡搜尋出了關於對方的一點記憶,“啊,我想起來了你不是去外麵上學了嗎?”

趙雨航有些激動,“你想起來了!”

陳靈打量著對方,“你這是回來了嗎?”

“嗯,回來呆一段時間。”趙雨航說著瞄了一眼一直在陳靈旁邊不說話的顧逸城。

其實趙雨航回來的目的跟陳靈也有關係。不過剛一回來他就受到了打擊。

趙雨航笑著看向了顧逸城,“你旁邊這位是?”

陳靈嬌羞的看了看顧逸城,“他是我的男朋友!”

趙雨航隨口一問,“他是哪裡人啊?”

這話一出,陳靈立馬就緊張了起來。“是我們這裡的人啊!”

害怕對方再繼續追問,陳靈立馬轉移了話題。“你一個人來的嗎?還是跟朋友過來的?”

趙雨航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悶悶不樂的,“我一個人過來的。”

陳靈挽住了顧逸城的胳膊,“我們還要去

買些東西,就先走了。”

這次顧逸城冇有躲開。

“再見!”趙雨航擺了擺手。

走出去不遠,陳靈還因為剛纔趙雨航的問題在分神根本就冇有發現顧逸城已經無聲的掙脫了她。

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顧逸城已經落下他很遠了。

陳靈努力做出微笑的表情,這才追了上去。“你怎麼不等等我?”

顧逸城一臉茫然,他以為陳靈還緊緊的跟在他身後呢!

擔心一會兒去逛還會碰到熟人,陳靈提議道,“我們要不先去吃飯吧,我有些餓了!”

“餓了?”顧逸城滿臉驚訝,這才十點多。

陳靈摸了摸肚子,“嗯,餓了可能是逛街逛累了吧!”

“嗯,走吧!”顧逸城點了點頭走在了前麵。

陳靈跟在顧逸城的身後,忍不住目光朝著四周看了過去。

這才放心了許多,拍了拍胸口。

剛纔真是差一點就露餡了,幸好她反應及時。

本來陳靈都快要忘記了,現在讓趙雨航這麼一說隻感覺心裡突然有些不舒服。

萬一下次再碰到這種情況她又要怎麼應對呢?

陳靈不可能一次又一次的把話題岔開。真是越想越煩,甚至到最後陳靈心裡生起了一股無名火。

如果再有人過來打擾的話,陳靈覺得她隻能到時候勸說著顧逸城離開這個地方。然後兩個人去一個冇有人認識他們的地方生活了。

走在前麵的顧逸城停了下來,指著離他最近的一個麪館,“來這裡吃怎麼樣?”

靈臉上立馬洋溢著笑容,“好呀,就這裡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