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千八百一十二章大戰!

與此同時。

邊境。

在蘇白離去之後的不久,未央天尊現身,從幾女的口中,迅速得知了此處的情況,未央天尊的臉上頓時浮現出愕然之色,緊接著,便是一陣慍怒。

“他,怎能如此胡來!?”

未央天尊咬牙怒道一聲,旋即提起長槍便是要循著蘇白離去的方位追去,蘇白利用空間神引而去,但卻留下了一定的指引,就是留給未央天尊他們所用。

但未央天尊才走出不久,身影便停住。

“消失了!”

未央天尊看著眼前的星空,眼中浮現一道驚色。

在他的眼前,蘇白所留下來的空間指引,竟然迅速地消失,此刻已然蔓延至他腳下!

而且,蘇白的氣息也被完全掩蓋。

冇有空間的指引,也冇有氣息可循,他如何去找到蘇白!?

想到這裡,未央天尊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他們難道是要將蘇白給鎮殺了?!”

未央天尊自語了一句,旋即像是感應到了什麼,迅速朝著另外一處星空盯去。

風雲笑浴血歸來,提著一柄斷劍,身上的氣息也有些低迷,眸子都被鮮血所染紅。

見狀,未央天尊再度一怔,風雲笑來到幾人身旁。

“風殿主,你這是......”未央天尊不解地道。

“有異族......”

風雲笑將此前所發生的事情的,解釋了一遍。

原來在赤蛟至尊出手之前,風雲笑被另外一位異族至尊所偷襲,此後風雲笑便追去試圖將其給留下,卻被捲入到了混亂空間之中。

在混亂空間中,風雲笑與那位異族至尊展開了驚天的戰鬥,對方顯然想將風雲笑給留下,但風雲笑的戰力也不弱,最後拚得了一個兩敗俱傷的下場,以異族退走收尾。

風雲笑的確傷的很重,似乎都燃燒了本源在戰鬥,身上許多處傷口都觸目驚心。

可看到未央天尊等人的表情,風雲笑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不對。

未央天尊輕歎了一聲,將此處所發生的事情,與風雲笑解釋了一遍,方知這根本就隻是調虎離山之計!

當然,真要說起來,也不能完全算是調虎離山之計,異族是真的有想要將風雲笑給鎮殺的打算,隻是風雲笑的戰力有些超出他們的預料,所以隻是換得一個雙方重傷的下場。

“該死!這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了,我們根本冇來得及防備!他們最根本的目的,是蘇白啊!”風雲笑狠狠咬牙,又是一口鮮血咳出。

未央天尊此刻心如亂麻,想去營救蘇白,又根本不知道該往何處而去,隻得緊緊地握緊了手中的戰槍。

而風雲笑此刻又傷成這副模樣,一時半會兒之間根本恢複不了戰力。

左丘伊人幾女亦是心急如焚,想要去找蘇白,但都被未央天尊給攔了下來。

未央天尊尚且不知從何處去,她們能做什麼?

且,萬一她們也出了什麼萬一,未央天尊纔是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與蘇白交代。

......

異族,血廉海。

轟隆!

一道驚天劍氣鎮壓而下,將大地一分為二,劍氣的餘威朝四麵八方擴散而去,一切的空間都被撕裂,任何力量都無法阻擋。

赤蛟至尊不斷暴退,仍是被蘇白的劍氣餘威所觸及,身上的戰甲被撕裂出了一條明顯的豁口。

赤蛟的臉上嗎,浮現出一道驚色,有汗水從他的臉側落下。

“該死的瘋子!”

赤蛟至尊原本還有要與蘇白試探一二的意思,但蘇白似乎已經瘋魔,上來便是全力出手,大有一副要拿他祭天的架勢。

當然,最重要的是蘇白的實力屬實讓他心悸。

在十幾年前,他的修為纔剛恢複到半步仙帝第一轉的時候,蘇白隻能是險勝他。

而今十幾年過去,他的修為恢複到接近半步仙帝第二轉的情況下,蘇白的實力竟然要明顯地在他之上!

“千層浪!”

赤蛟至尊手掌一抬,掀起數千萬裡的海浪朝蘇白碾去,海浪之中蘊含無窮的殺機。

蘇白完全不躲,抬手一道劍氣祭出,同時無極之力磅礴迎上。

劍氣將千層浪直接給分開,露出赤蛟至尊的身影,此刻的赤蛟至尊持著一隻燃燒著烈焰的長槍朝蘇白迎了過來。

蘇白麪無表情,眼神陰沉地握緊手掌。

赤蛟至尊身體周圍的空間忽然大麵積的崩塌,而且這種崩塌的速度達到一種逆轉時間的速度,有著十分可怕的威力!

“什麼?!”

赤蛟至尊臉色一變,連忙想要閃躲,但空間崩塌的速度實在是太快,根本躲不開,便被這空間湮滅的力量給震傷。

當赤蛟至尊剛恢複氣機打算持槍重新進攻,蘇白卻以超乎他想象的速度出現在他的麵前,一拳狠狠地轟在其腹部,似是要將心中的憤怒都給爆發出來。

砰!

赤蛟至尊雙目圓睜,身影如炮彈般倒射出去,墜入下方的血海之中。

無邊的氣息降下,使得海水倒懸而起,蘇白提著赤蛟至尊的腦袋,將其從海底擒拿出來,再度一拳轟出,將赤腳至尊的頭顱給轟爆。

赤蛟至尊爆發全身力場,讓自己從蘇白的手中脫離出去,脖子斷口處血氣噴薄,重新凝聚成一顆頭顱,在赤蛟至尊的臉上,浮現出憎惡的神色。

他在蘇白的麵前,竟是毫無還手之力!

而且他最關鍵的手段,帝相,還偏偏因為十年之前的教訓而不敢施展,當然,赤蛟至尊並不知道蘇白早就將帝相的力量都給耗儘。

蘇白臉上儘是冷意:“你不是我的對手,我女兒到底在哪裡?!”

聞言,赤蛟至尊狠狠咬牙,心中不甘和惱怒,“是不是你的對手,現在下定論,還太早了!”

“你還有何手段?”蘇白冷嗤一聲。

赤蛟至尊看出蘇白眼神中的輕視,想到自己堂堂一位曾經的至尊,竟然被蘇白如此的輕視,一時間內心也是為憤怒所占據。

“給我死!”

赤蛟至尊渾身血氣磅礴,許多詭異的符文從赤蛟至尊的身上浮現出來,其身體也在這一刻膨脹起來,一股強大的立場,在赤腳至尊的身體周圍不斷地膨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