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會,何添很忙的,他有很多事要做,也就在這裡待上兩三天的時間,這幾天就先讓他帶著孩子玩玩蓉城,等過幾天我們回海城。”厲謹行做好決定,他說出來的話不是在和顧晚秋商量,就算她不答應,他也要帶她回海城。

海城纔是他的大本營,做事方便許多,工作不用來回跑。

顧晚秋聽了,不答應了:“去海城,為什麼要回海城,我不想去。”

她是個冇有歸宿的人,去哪不是住,但蓉城是她住的最久的地方,對這裡她很熟悉,而且還能有機會見到宮擎。

要是去了海城,恐怕很難見到宮擎了,她還不知道接下來她該怎麼辦,平時,一旦有解決不了的問題,或者情緒不好的時候,她都會給宮擎打電話,哪怕宮擎那邊也找不到解決方案,但隻是聽著他的聲音,她的不安的情緒也能好上許多。

“你就不想去墓園看看你爸?”

顧晚秋一怔。

“那回了海城,還能回來嗎?”

“以後常住海城,至於蓉城這邊,不忙的時候就陪你回來。”

顧晚秋不想這樣。

厲謹行知道顧晚秋捨不得蓉城多半是放不下宮擎,他直接說:“反正你在生下孩子之前都不能見到宮擎,也聯絡不上他,你留在蓉城的意義不大。”

“可我習慣了這裡。”

“到哪不是習慣?海城環境更好,而且還能回到你真正的家,你難道就不想回去看看,說不定還能想起點什麼,還是說……”厲謹行語氣一轉,冷聲說道,“你是捨不得宮擎,表麵答應我不會和他聯絡,實際上一直想和他見麵?然後做一些見不得人的事?”

厲謹行的語氣很難聽,就好像是在警告出軌的妻子,叫她不要去偷人似的。

顧晚秋忍無可忍,氣的站起身,身體都在發抖。“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你思想太齷齪了。”

“你這麼急做什麼?你為了他企圖盜竊厲氏重要檔案的時候,難道不叫見不得人的事?說我思想齷齪,我看你心裡也冇點乾淨的事,隻能往男女床上那些事去想,還是說……你是想要了?”

說多錯多,縱使她有一百張嘴顯然也說不過厲謹行,顧晚秋吃了一個悶虧。

板著一張臉悶不吭聲,厲謹行短短功夫已經做好決定了:“三號就回海城,還有兩天,你簡單收拾一下。”

四號這個數字不吉利,五號太久了,所以想想,三號是最合適的,正好三號何添要離開,他們就帶著孩子回海城。

厲謹行繼續看春晚,今年的春晚有好幾個出彩的節目,網上都在討論,顧晚秋卻看不進去。

她握著手機,有些不安,好幾次手都按到了宮擎的電話上。

厲謹行雖然說了以後還能回蓉城,但聽他的語氣,想要回來怕是很難了,難道真的要把肚子裡麵的孩子生下來才能獲得自由?

厲謹行覺得有些悶,主動找顧晚秋說話,顧晚秋不搭理他,顯得他自言自語,不過他早就習慣了,雙方相處,總得有個人主動,在醫院裡的時候也是這樣。

家裡少了兩個孩子,這過年的氣氛一下子就變得冷清起來,跟附近其他家裡比,這裡除了外麵掛著的紅燈籠紅對聯外,冇有一點過年的氛圍。

院子裡,下人一大早就打掃乾淨,除了地上的菸灰,看不出來昨晚有放過煙花的痕跡。

下午六點,在外玩了一天的思延和思續總算回來了,何添和周毅一人抱著一個,到了門口放下來。

他們這一趟出去,玩的吃的都不少,還買回來了很多東西,買回來的全是給顧晚秋的。

有當地的特色小吃,還有買的小玩具,掛墜之類的……不是值錢玩意兒,但這份心意可貴。

買回來的小吃已經涼了,正好顧晚秋還冇吃晚飯,李嫂就把那些小吃全拿去廚房加熱。

顧晚秋一邊吃一邊問思延思續在外玩的怎麼樣。

思延可高興了,回家後,臉上的笑就冇下去過,化身成了一個小話癆開始給顧晚秋講各種有趣的事。

玩了遊樂場哪些項目,看到了什麼,繪聲繪色的講著去海底世界看到的企鵝,還有表演節目的海豚和海豹……

顧晚秋雖然冇去過這些地方,但聽著思延熱情的講,有種身臨其境的感覺。

“媽媽,你什麼時候能出門,我想和你一起玩。”

“我懷著妹妹,不能去遊樂場這種太刺激的地方玩,就算去了也不能好好陪你。”

是啊,外麵的人好多,萬一擠到媽媽的肚子就不好了。

“媽媽不用陪我玩,在一旁看著我,我就已經很開心了。”

顧晚秋想了想,麵向思續:“思續也想我陪你一起出去玩嗎?”

“想,煙花放完了,家裡不好玩,外麵有糖葫蘆可以吃,還有糖人,我今天捏了一個孫悟空,可好看了,媽媽,你看了也一定會喜歡的,我們也可以不去人多的遊樂場玩,可以去小吃街,何叔叔說,有一條古鎮,裡麵的風景很好看,吃的也很多,還能看變臉,媽媽,你明天和我們一起出去吧。”思續少有一次說這麼多話的時候,顯然今天他也是玩的很高興,高興到忍不住分享他的喜悅。

在家裡待著確實是很無聊,顧晚秋被兩個孩子說的心癢癢確實是想出去走走,她在醫院裡已經關悶了。

現在她的肚子還不是很大,等再過一個月,行動上就不方便了,趁著還能活動,那她要多走動才行,不然一直關在家裡,孩子還冇打掉,她就已經瘋掉了。

“這個要問問你爸爸……”

顧晚秋話音剛落,思延這個行動派就去找他爸了,一邊跑一邊喊,“爸爸,明天讓媽媽陪我們出去玩吧。”

“大冬天的,你媽媽怕冷,她還懷著孩子,不方便出門。”厲謹行一口回絕。

思延反駁道:“誰說的,穿厚一點就不怕冷了,而且今天我們玩了一天,我和弟弟熱的滿頭大汗連外套都脫了,媽媽雖然懷著小寶寶,但她現在能走,明天我們陪著媽媽慢慢走就行了,也不去人多的地方。”

“你媽媽怎麼說?她想出門嗎?”

“想啊,但是她說了要經過你的同意,所以我就來找你了,媽媽很想陪我們的哦,而且過年最適合出門玩了,媽媽出去玩的次數太少了,被關在家裡會不開心的,爸爸你就同意吧,你要是不放心,明天就陪我們一起出去,人多更好玩。”

厲謹行一開始不為所動,後來聽到思延提了句,顧晚秋說要經過他的同意才能出門後,那種來自男人心裡那股大男子主義感頓時就冒了出來,莫名有些舒暢。

而且,思延說的很有道理,長期關在家裡不出門,是很容易關出病來的,厲謹行想了想,今天隻有他和顧晚秋麵對麵時,氣氛不說冷清,但確實是家裡冇有一點過年的氛圍感。

還不如明天找個好地方,一家人出去玩。

說不定出去玩了一圈後,更能拉近這個家裡的距離感。

厲謹行很快就想通了,放下手裡的事,跟著思延:“去找你媽媽。”

“爸爸是同意了嗎?”

“嗯,我和她說說,明天我們一家人去。”

厲謹行牽著思延的手從書房裡出來,看到顧晚秋坐在沙發上,懷裡抱著思續,思續不知道說了什麼,逗的她一臉的笑,一張臉俏生生的,顧晚秋看到厲謹行出來後,臉上的笑頓時就收了回去,一聲不吭的望著他,嘴唇抿著。

“你明天想去什麼地方玩?”

“隻要能出門,都可以。”

厲謹行對於蓉城有瞭解過,但都侷限在商業方麵,要說哪些地方值得去玩的,他真的不清楚,最後還是問了何添。

何添在蓉城待的時間比他還短,但他這個人,一旦有了休息時間就熱衷於四處遊玩,像來蓉城的時候他就提前做好了功課,蓉城幾個適合玩的地方都被他摸透了,像今天他就帶著兩個孩子玩的很開心,也冇被當外地人坑。

“明天我和你一起出門,帶上兩個孩子,還有何添他們。”

顧晚秋動了動嘴唇,最終什麼也冇說,垂下眼眸默認了,現在她能出門就已經很不錯了,哪還敢提什麼要求。

何添和周毅從外麵吸完煙回來,考慮到這家裡有小孩和孕婦,他們都是在外麵吸菸,吸完煙還要站一會兒,等風把身上的味道給吹乾淨了才進屋。

一進去,厲謹行就叫上何添,問他蓉城有什麼地方適合一家人去玩的。

何添笑話他:“你在蓉城待的時間比我長,你好意思問我嗎?”

“少廢話,快說。”

何添也不轉彎了,為了能更好的給厲謹行做推薦,他多問了一句:“適合一家人玩的?這一家人裡麵,包括顧晚秋嗎?”他說這話的時候一點都冇避諱不遠處的顧晚秋。

顧晚秋頓了兩秒,回頭看向他們,一雙漆黑透亮的瞳孔毫無波瀾,是一種無法觸動的安靜,讓人看了很舒服。

如果要用一樣東西去形容顧晚秋,那一定是“海綿”看似隨便讓人揉捏,可無論怎麼用力,她都能恢複原狀。

脆弱的外表下,有一顆堅韌的心臟,哪怕是討厭她的何添也不得不承認這一點。

顧晚秋確實是挺厲害的,反反覆覆被折騰了這麼多年,還冇死。

何添承認她的厲害,但也是發自內心的討厭,被顧晚秋無聲注視的時候,她的眼神就像是在挑釁。

何添到了嘴邊難聽的話也跟著嚥了回去,改口問道:“明天你要帶著顧小姐一塊出門嗎?”

“隻要就是為了她,她現在懷著孕,適當的出門散心對孕期有幫助,而且,兩個孩子也喜歡她陪著。”說著,厲謹行垂下眸,伸手摸了摸思延的頭。

“如果帶上她的話,那人多的地方就去不了了,我這裡收藏了幾個景點,我轉發給你,你自己好好選一個吧,明天我就不和你們出去了,不打擾你們這一家人的感情。”

“你不和我們出門,那你做什麼?”

“我一個人玩的不知道有多高興,乾嘛給你們一家人當電燈泡,不止我不去,周毅也不去,我們兩個就在附近逛逛,蓉城好吃的不少,我去探店。”

厲謹行看何添有自己的安排也不為難他了,讓他把地方發過來。

何添把收藏的幾個地方選了選,最終選了三個轉發給厲謹行。

厲謹行接收到後,帶著思延去了顧晚秋那邊,手機拿給她看,讓她在這三個裡麵選一個。

三個景點都很不錯,顧晚秋讓孩子選,兩個孩子都聽她的意思,顧晚秋也不看那些評論了,直接選了個評分高的,就是思延說的古鎮公園,到時候可以去看川劇變臉,另外那邊,吃的也不少。

確定好去哪兒後,厲謹行點進去看路程,開車過去四十分鐘就能到,停車位置也多。

翌日。

李嫂準備了早餐,做的是三明治,還有豆漿

顧晚秋昨天在網上給兩個孩子買的禮物,到了一部分,其中就有兩套衣服,給兩個孩子換上新衣服,顧晚秋看時間有點晚了,乾脆把三明治帶到車上吃。

除了早飯,車裡還準備了一些小零食,揹包裡放著各種孕婦小孩用品。

厲謹行親自開車,顧晚秋和兩個孩子坐在後麵,原本四十分鐘的路程開了五十分鐘,放假,不少外地人到蓉城玩,加上蓉城本身就人多,一到過年都出來了,路上車多就遇上了堵車,加上等了幾個紅燈。

到了古鎮,更是發現比想象中的人要多,但比起昨天的遊樂園,這裡已經算人少的了。

古鎮裡也是掛滿了各種燈籠,像是一座燈城,這樣的場景,不用想都知道,到了晚上這些燈亮起來的時候有多好看。

路邊上很多賣小吃的商販,一進去,兩個孩子就買了一串棉花糖和糖葫蘆。

厲謹行揹著書包,一邊看著孩子,一邊還要護著顧晚秋,避免周圍人撞到她的肚子,一路上小心翼翼,還冇走到一半,就已經起了一層薄汗。

顧晚秋隻覺得厲謹行大驚小怪,要是肚子裡麵的孩子能輕輕鬆鬆就被人給撞冇了,那也不至於留到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