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榮子姻倒冇有覺得怎麼樣。

畢竟她平常也是這麼美的,現在掛了這麼多鑽石在身上,反而覺得累贅。

她自戀地照了照鏡子,一看時間已經不能再耽擱一分鐘了,忙招呼厄和阿震出發去會所。

車子一路平穩地到達了會所門口,天真真早已經在門口等著了。

一看到陸家的定製豪車就挺著肚子迎了上來,看的榮子姻一陣膽戰心驚,忙喊厄把車子停下。

兩姐妹會麵,自然是有說不完的話。

天真真因為榮子姻的到來更是興奮不已。

她上上下下打量了榮子姻一番,很有些不滿意地道,“我聽說W家當季最新的限量款一大早就送進陸家了,你怎麼不穿?”

榮子姻將她扶住,納悶地道,“什麼限量款?冇注意。”

“你啊,還是多看著點自己的肚子。”

天真真大大咧咧地道,“我肚子好著呢。”

說著,又一臉嫌棄地指了指榮子姻的裙子。

“你看看你,穿的什麼呀?款式倒也別緻,顏色也太素雅了些。”

榮子姻無奈地看了一眼身上的裙子。

“不算素吧,據說這叫梅白色,你看這麵料上不是有粉黃色的花蕊嗎?”

聞言天真真湊緊她瞧了瞧,突然噗嗤笑出聲來。

“呀,怪不得你看不上W家的,有了斑大師的親手定製,今天你算是豔壓群芳了。”

榮子姻聽的納悶。

“你是說那個隻給皇室公主做衣服的斑大師嗎?”

“除了他,還有誰?”天真真努了努嘴,“他手作的衣服,袖口這裡都有一個字母繡花。”

說著又歎息了一聲。

“在這Z國,也隻有我那表姐夫肯花這樣的心思討好老婆了。”

“怎麼,聽你這話方瑜晨冇討好你了?”

“嘿,他敢?隻不過他可冇這麼大的臉麵給我弄一件斑大師的裙子來。”

“好好好,等你生了,我讓你表姐夫也給你弄一條總行了吧?”

“這話我可記下了?”

“記著吧,錯不了。”

榮子姻看了一眼袖口處,果然發現一個用白絲線繡著的字母B。

“你眼光不錯,就這樣你也能看出來?”

天真真得意地挑了挑眉。

“那是,好歹我也是追逐時尚的潮流貴婦,不像你。”

榮子姻簡直被她氣笑。

“好吧,我親愛的潮流貴婦,我們是不是該進去了?”

“得嘞,出發。”

看著天真真一臉雄赳赳氣昂昂的樣子,榮子姻忍不住笑出聲來。

“你這是乾嘛?看著像是上戰場?”

天真真白了她一眼。

“說你與世隔絕了你還不信,今個我就帶你看一出好戲。”

這下榮子姻是徹底的迷糊了。

“不是說聚會嗎,怎麼有戲看了?”

“不知道了吧。”天真真得意地笑了一笑,“等一下你就知道俗話說的一點也不錯了。”

“三個女人一台戲,這一大堆女人就能唱出一台大戲來。”

說著,她神秘地笑了笑。

“表姐,我跟你說,這聚會裡,其它的都冇有什麼意思,就數這戲好看。”

“簡直比電視劇還精彩呢!”

這番話倒是讓榮子姻對聚會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能讓天真真都愛看的戲,那得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