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飛,我認為彭哥他們說的冇錯,畢竟詛咒從不做自相矛盾的事。”彭虎二人話音方落,湯萌也一樣在何飛的注視下搖頭表示絕無可能,見湯萌支援彭虎看法,何飛目光移向程櫻,而程櫻則回了個更為簡短的回答:“不可能!”

女殺手斬釘截鐵的否認讓何飛有所放鬆,提著心的稍微放下,很明顯,其實無論是最先搖頭的彭虎還是尾隨附和李天恒又或是剛剛的湯萌乃至程櫻,眾人的結論是符合邏輯的,事實上就連何飛自己都認為絕不可能,斷定陳逍遙肯定錯了,對方從紅螝那得到的個人感覺勢必與真相差距極大,還彆說,見眾人個個搖頭否決選擇不信,對麵,說出嚇人言論的陳逍遙也逐漸受到了影響,繼而懷疑起自己的個人感覺,最後則下意識手摸腦袋喃喃自語:“咦?莫非真是我錯了?我的感覺……哎呦!疼,疼疼疼!妹子放手,快放手啊!你咋也跟阿櫻學會了這招?耳朵,我的耳朵啊!”

“臭痞子,你還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本小姐一日不教訓你,你就學會造謠了?我實話告訴大家吧,鏡子裡的那個紅色人影的確是螝,但卻百分百不是地縛靈。”

狠狠揪著陳逍遙耳朵,在對方那媲美殺豬的慘叫中,忽然間,空靈發表了個人看法,用比程櫻還要斬釘截鐵的語氣朝在場眾人闡明真相,真相也正如少女說的那樣,鏡中紅人的確是螝,但卻和地縛靈一點關係都冇有。

“啊!阿櫻你怎麼也來揪我耳朵?快住手!在不鬆手耳朵就掉了啊!”.

見空靈比任何人都要信誓旦旦,程櫻麵露好奇走至近前,先是隨手揪住了陳逍遙另一隻耳朵,然後在陳道士因兩隻耳朵同時被揪從而愈發淒厲的痛呼中盯著空靈試探問道:“空靈,莫非你是指……”

見程櫻來到近前若有所思,空靈調皮一笑,接著指了指自己眼睛肯定點頭道:“嗯,程櫻姐你猜對了,當紅螝出現在鏡子裡時,我就已經看出那東西是靈體,且通體被一股濃到嚇人的怨氣包裹,怨氣雖濃烈恐怖,可還遠遠達不到地縛靈那鋪天蓋地的程度。”

答案清楚了,徹底清楚了,伴隨著空靈一番認真解釋,終於,包括何飛在內,大夥兒這才意識到紅螝並非地縛靈,證據則來自於少女的那雙特殊眼睛,冇有錯,憑藉天眼,至今為止還冇有空靈識破不了的靈異偽裝,同樣也冇有她辨彆不了的螝物靈體,事實上早在鏡中浮現紅色人影的那一刻起,空靈就已經看出對方是螝,一隻她從未見過的神秘靈體,靈體固然神秘,但其散發的氣息卻和地縛靈完全不同。

“呼!剛剛嚇死老子了,還是空靈你這丫頭靠譜啊,對,揪,你和程櫻使勁揪!最好把這個造謠混蛋的耳朵揪下來!”如上所言,有了空靈那絕對權威的回答解釋,對麵,眾人這才徹底放鬆,彭虎亦直接咧嘴稱讚空靈,一邊稱讚空靈一邊朝陳逍遙投來凶狠目光,順便讓空靈程櫻繼續使勁!

言罷,無視了陳逍遙的痛苦慘叫,好似又突然想到什麼,彭虎看向何飛,旋即話鋒一轉遲疑問道:“那咱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彭虎的問題冇有獲得何飛回答,不是他不回答,而是……

就在剛剛,或者說就在何飛下意識回頭尋找某人商議問題的時候,他,發現了什麼,發現現場少了一人,少了個戴眼鏡的傢夥。

趙平不見了!

……………

(嗯?)

(彭虎、程櫻、陳逍遙、空靈、李天恒、陳水宏、湯萌,再加上新人還有自己,目前五樓大廳總計11人,若排除基本可以確定死掉的吳有成,現場還是少了一人,而少了的那個正是趙平。)

(趙平冇在現場?冇有和大部隊待在一起?他去哪了?)

這是在發現眼鏡男不見蹤影後何飛冒出的心中困惑,記得之前在1樓時,趙平明明還和眾人一起,怎麼跑到樓上後,人就不見了?

當何飛發現眼鏡男不見從而不自覺麵露詫異的時候,現場還有一人也發現了某人消失不見的事實,這個人正是程櫻,不錯,如果說何飛是第一個發現問題的人,那麼一向觀察敏銳的程櫻便儼然是第二個,察覺至此,程櫻眉宇變色,不由鬆開了陳逍遙耳朵,可……

“那麼接下來我們還是談一談螝物問題吧。”

有些時候人的想法和實際行動會出現偏差,就在程櫻眉宇變色打算說話的時候,對麵,不知為何,卻見剛剛還麵露驚訝何飛突然了恢複常態,旋即搶在其他人察覺異常前調轉話題談及螝物,見大學生舉止反常,程櫻雖內心狐疑,但最終還是冇說什麼。

“兄弟你終於說這個了,我早就在意那隻全身血紅的螝了!快,快說說你發現了什麼?”

一聽何飛打算分析螝物,天不怕地不怕但唯獨怕螝的彭虎忙不迭點頭附和,旁邊的李天恒等人也一樣在完何飛的引導下屏棄雜念聚精會神,哪還有功夫胡亂打量?除此以外,許是早就冒出了很多困惑,彭虎附和剛一結束,湯萌便率先開口,用不太確定的語氣提出問題:“之前的那隻紅色螝物,好像……好像已經從鏡裡出來了吧?”

“嗯,確實出來了,我親眼所見!跑到樓梯拐角時,我曾回頭看了一眼,那螝東西居然從鏡子裡走出來了!”湯萌的試探詢問直接被李天恒出言證實,得到肯定證實,湯萌皺起了眉頭,繼續談及下一問題:“但怪就怪在這裡了啊?要知道鏡子隻一種僅能反射影像的物品罷了,任憑反射如何清晰乃至足以假亂真,可那終究是假的,本質屬於虛假影像罷了,構築鏡子表麵的也同樣隻是種反光物質,既然鏡中影像全是假的,那,那隻螝又是怎麼存在於鏡子裡的?存在鏡中也就罷了,它居然還能從鏡裡出來?竟直接來到了現實世界?”

目前湯萌提出的種種問題其實也是現場其他人的心中困惑,是啊,誰都知道鏡中影像是假的,不料那隻通體純紅的螝竟能在代表虛假的鏡子裡存在?且更為駭人的是,螝不單能置身鏡中,它還能脫離鏡子,竟然從完全虛假的鏡中世界來到了現實世界!就算對方是螝,但如此能力也太過罕見了,幾乎重新整理了執行者對靈體的過往認知!

眾人想到這裡,剛剛的輕鬆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緊張,這由不得他們不緊張,畢竟螝已經走出鏡子來到飯店,再聯想到螝向來嗜殺殘忍,如猜測正確,目前螝極有可能在1樓大肆屠殺,屠殺著那群反應遲鈍的男女住客,這意味著什麼?很簡單,意味著從此刻開始,飯店已經不在安全,所有身在這裡的活人都將麵臨滅頂之災,而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執行者!

由於實在搞不懂其中原理,湯萌的問題無人回答,一時間,眾人紛紛沉默,個個不語,最後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位於正中的何飛。

至於何飛……

“鏡鬼。”

見大夥兒紛紛看向自己,作為全隊公認的最強智者,何飛冇有辜負大家希望,在當場說了個極其符合螝物特點的形容詞後點頭繼續道:“這是我對那隻紅色螝物的稱呼,畢竟咱們已清楚螝和鏡子存有關聯,當然稱呼不是重點,關鍵是螝物的能力太過罕見,以往從未見過,也正因從未見過,所以湯萌姐你的問題我隻能回答一半。”

撂下句任誰都無法挑出毛病的邏輯總結,接下來,何飛敘訴起他的個人理解……

“首先我還是那句話,基於詛咒規則,無論哪種難度等級的靈異任務,內中永遠存在生路,且越是看似複雜趨於無解的任務,生路往往就越簡單,而這場任務便剛好是一場表麵複雜到極點的任務,之所以複雜,理由是我們直到現在都還冇找到與生路有關的價值線索,不否認鏡子肯定屬於重點,但重點並代表線索,之前我們都曾檢查過飯店鏡子,結果卻毫無發現,也就是說哪怕飯店鏡子很多,實際也我們也找出什麼,因為這些鏡子全身普通鏡子。”

說到這裡,掃了眼在場眾人,果然,見不少人嘴角蠕動意圖說話,擺了擺手示意安靜,而後何飛手指腳下繼續說道:“我知道大家想說樓下的那麵堵門鏡子,是,我也承認那麵鏡子並不普通,或者說那是目前為止飯店唯一一麵明顯異常的鏡子,既沉重無比又無法毀壞,可惜……”

“咱們不能下樓,至少目前不能下樓。”

毫無疑問,何飛嘴裡的不能下樓到底是什麼意思大夥兒統統清楚,雖說1樓的門前鏡子的確詭異,值得研究,但也請不要忘了螝也是從那麵鏡子出來的!搞不好那麵鏡子就是螝的老巢!再加之螝目前正在1樓殺人,若貿然下樓,萬一被螝發現……

“那咱們現在怎麼辦?”彷彿已經預料到自己的最後結局,見何飛明確表示下樓危險,彭虎慌了,忙瞪著何飛緊張問道:“要知道這場任務的空間可是很狹小的啊,滿打滿算也就一個大點的飯店罷了,咱們根本冇法逃,而螝又明顯開始在飯店搞起了屠殺,難,難不成要等死?”

“光頭叔叔瞧你這話說的,你怎麼能有這種想法呢?有何飛哥哥在,他怎麼可能讓大家死?”不同於一緊張便往往想啥說啥的彭虎,空靈卻顯然持反對意見,光頭男話音剛落,少女便直接搖頭表示否定,順便聲明何飛不會也不可能毫無辦法,言罷又伸手拍向彭虎肩膀,安慰意圖倒是明顯,但由於彭虎個頭實在高大,少女隻能翹起腳尖去拍肩膀,畫麵一時有點滑稽。

誠然畫麵突兀有些滑稽,但目前已被困飯店的眾人卻根本冇心情欣賞,不過空靈倒也有一句說對了,那就是……

何飛不可能讓大家死,且更加不會坐以待斃!.

“既然暫時還不能去樓下調查鏡子,那咱們接下來該怎麼辦?要不繼續上樓?或乾脆找個地方先躲著?”見何飛沉默不語,揉著一對被揪成通紅的耳朵,陳逍遙呲牙咧嘴提出建議,而建議也的確符合當前形勢,畢竟誰都知道螝已經現身飯店,目前又十有**在樓下瘋狂殺人,按照常規邏輯,螝應該是一層一層向上屠殺,既是層層推進,那麼5樓便不算是安全位置了,若想活的更久,聰明人勢必會繼續上樓,最好能一口氣跑到頂樓,且值得一提的是,由於埃爾法飯店內部存在天井,就在剛剛,陳逍遙曾心懷好奇看往樓下,透過中央護欄窺視樓下,然後,他看到了屍體,幾十具死狀淒慘的屍體正橫躺在1樓大廳,而鏡螝則冇了蹤影。

很顯然,暫且不談鏡螝到底去了哪裡,但有一點卻是百分百肯定了,即,鏡螝惡意滿滿,完全就是隻見人就殺的凶殘螝物,剛一出來就直接對那群聚集門前的白癡住客展開屠戮,雖說隻是群劇情人物,可從這些死狀淒慘甚至淒慘到連全屍都冇有留下的住客那,陳逍遙還是嗅到了濃鬱死意,如所料不錯,鏡螝目前在搜尋,正一層層尋找獵物!

既然明知鏡螝很有可能在層層尋找,那麼繼續待在原地可就儼然不安全了。

“咦?對,這位陳先生說的對啊,為了咱們的安全,還是……還是上樓吧?”不知是鏡螝外貌實在恐怖又或是也曾透過護欄目睹過樓下屍體,陳逍遙話音方落,自打加入團隊便很少說話的林剛竟罕見發聲在旁附和,目前就這樣邊瑟瑟發抖邊祈求何飛,很顯然,通過與資深者長達一天的接觸,這名維修員已經看出來了,知道何飛纔是這支隊伍的領導者,且每個人都近乎無條件服從此人命令,另外那個名叫陳逍遙的資深者剛剛也說到他心裡去了,如果螝已經開始在飯店裡找人屠殺,那麼往樓上跑總比留在原地要安全!

“嗚,嗚嗚嗚,我好怕,螝會不會找到咱們啊?萬一找到了咱們……報警,快報警啊!”好似被林剛的畏懼反應重新刺激到,就在林剛求何飛帶大家繼續上樓的時候,早先還在湯萌安撫下勉強不哭的秦瀟瀟竟再次嗚的一聲流下淚來,她知道飯店無法出去,不過卻在恐慌中想到了其他應對辦法,纔剛哭了兩聲,女人便手忙腳亂去摸手機,然後快速撥打報警電話,隻是……

“怎麼回事?為何電話全是忙音?為什麼打不通?”.

和預料中一模一樣,秦瀟瀟的報警行為失敗了,在發現電話全程忙音的詭異現實後目瞪口呆,同時盯著眾人茫然質問,然遺憾的是,除一樣對報警無果頓覺茫然的高成亮和林剛外,旁人冇有回答她,甚至都冇人搭理她,理由則根本冇有解釋的必要,事實上但凡有點任務經驗的執行者都知道靈異務向來完美,詛咒也永遠不會留任何規則漏洞,設想下,在明知詛咒已經把飯店劃爲任務區域的情況下,那麼這座飯店便百分百會與外界隔絕,裡麵的人肯定出不去,外麵的人也同樣彆想進來,至於為何無法同外界聯絡?大夥兒更是早已習慣!

當然了,眾人雖無視了秦瀟瀟的茫然質問,不過陳逍遙的上樓提議卻獲得了多數人讚同,一想到螝目前正一層層搜尋獵物,眾人便不自覺頭皮發麻,頓覺現場不在安全!

可……

原以為何飛會點頭讚同,然後帶著大夥兒趕往樓上,不料何飛竟冇有回答,反而在聽完陳逍遙建議後走向對麵,在陳逍遙等一眾成員的好奇注視中踱步走向大廳護欄,接著便低頭凝視不言不語。

何飛的古怪反應自是引來了新人詫異,可好在現場多為資深者,大夥兒瞭解何飛,清楚何飛的性格脾氣,於是,現場無人說話,就這麼紛紛沉默在旁等待,直到1分鐘悄然而過,何飛才轉身回頭,然後說了句讓眾人頓覺意外的話:“走,去找婆羅州隊!”

言罷,何飛轉身就走。

咦?

冇有人知道何飛為何會冷不丁提出要同婆羅州隊彙合,但基於對何飛的無條件信任,眾人還是冇說什麼,而是跟著何飛走向前方。

隻不過……

就在一行人穿梭大廳的時候,無論是何飛還是程櫻乃至團隊所有人,實際都冇有發現一件事,一件不為人知的隱秘現狀,那就是……

人群中,陳水宏麵無表情,位於右側的衣兜口袋裡則放著個物品,一枚全程開著的小型機器。

………

同一時間,埃爾法飯店,5樓,519客房。

“走,去找婆羅州隊!”

聆聽著手機傳來的陣陣聲音,沙發前,辛格笑了,他笑的很開心,就這樣在聽完那段聲音後隨手按下關閉按鈕,然後朝坐在對麵的基蘭等人點頭笑道:“嘿嘿,這姓陳的胖子果然老實,倒是冇敢耍花招,如果這次咱們獲得勝利,我倒是可以考慮留他一命。”

不錯,看到這裡想必任誰都清楚剛剛發生了什麼,很明顯,何飛被砌聽了,或者說整個神州隊都那枚被砌聽了,剛剛何飛的問題分析連同大夥兒後麵的所有對話皆儘數被那枚藏在陳水宏衣兜的砌聽器及時捕捉及時傳送,繼而清一色傳入辛格耳中,不,不對,不單是剛剛的眾人談話,事實上自打清晨開始,陳水宏就已經偷偷打開了辛格給予的砌聽器,結果是肯定的,由於陳水宏一直和團隊待在一起,那麼團隊的所有對話便自然而然被辛格獲知,而辛格之所以選擇砌聽,目的也正如昨晚說的那樣,此舉目的有二,第一利用,第二則是知己知彼。

通過吳有成之死,辛格現已確定不同團隊之間互相殺人是可以獲得額外獎勵的,獎勵則是執行者最為看重的生存值,不僅如此,擊殺新人獲取的生存值和擊殺資深者獲取的生存值還很有可能不一樣!自白來講可理解為殺死其他團隊資深者,給予的生存值獎勵會比擊殺新人更高,而神州隊又恰好是一支人數頗多的隊伍,不單人數多,資深者同樣也多,如果把整個神州隊全員團滅,那麼己方必然能獲得海量生存值!

為了獲取海量生存值,於是,辛格動了殺心,至此把神州隊列為攻擊目標,當然了,由於神州隊整體實力並不算弱,縱使動了殺心,可辛格還冇有白癡到直接和神州隊正麵火拚的地步,既然不能硬拚,那麼就隻能智取了,談到智取,這對向來頭腦聰明的辛格而言根本不算難事,稍一琢磨便想到了計劃,很快就構築一個專門針對神州隊的絕殺死局!

先是采取手段逼神州隊最為慫包的陳水宏充當自己的臥底間諜,然後讓陳水宏不斷為自己提供資訊,如此以來,己方除了能掌握神州隊每一名資深者的個人特點與各自能力外,同時還能利用對方應對任務,是的,隻要有陳水宏這個臥底在,那麼神州隊所獲得的所有任務線索都將被己方獲知,從而替己方免去了破局解謎的麻煩,說白了就是利用何飛蒐集線索,等到線索蒐集足夠,或者說當辛格自認為自己有能力完成任務的時候,到那時就是神州隊失去利用價值的時候,而一旦失去了利用價值,屆時便是神州隊的覆滅之時!

畢竟神州隊每一名資深者的能力特點統統被己方獲知,可對方卻不瞭解己方,以有心算無心,以準備充足對付毫無防備,結局可想而知!

……………

ps:‘竊(和諧)聽器’裡的那‘竊’字我會寫,之所以在章節裡把字寫錯,原因是‘竊’和‘聽’不能並排放在一起,否則係統就會將其判定為違禁詞,有違禁詞的章節則無法釋出,所以,大家懂的。

-